清明古老“香炉” 祭上现代“檀香”

2008年起,清明节正式成为国家法定假日,自此,清明节已经从一个单纯的传统祭奠日,演变成了一个值得期待的小长假。

在本周的党报热线中,我们将关注有关清明节的种种变化,从普通市民到相关从业者,用一个个故事来展示人们心中不同的清明节,记录他们对清明的不同理解和家庭安排。同时,我们也将搜集一些有关清明节的实用信息,供读者参考。

陈建耀是一名货车司机,一年中多数时间都在外奔波,能和家人、亲戚聚在一块儿的时间不算很多。对他而言,每年清明节不仅是祭祀亲人的日子,也是家族难得的相聚时刻。陈建耀一家的清明准备行动从提前几天就开始了。之所以这样,主要是不想在清明节那段时间扎堆扫墓,同时也为小长假腾出时间去做其他安排。

陈建耀说,今年清明节,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安排聚会活动,为此他每天都在关注天气预报,还提前与墓地周边的农家乐取得了联系。

上周六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陈建耀一家七口来到竹望山公墓,眼前的景象有点出乎陈建耀的意料,尽管才上午9点钟,通往公墓的路上,车辆已经排成了长队。记者注意到,小路不宽敞,却是扫墓车辆的必经之道,交通显得十分拥挤。“本想早点来扫墓,可没想到人还是这么多,大家集中在这个时候来,让扫墓都变成了‘赶会’。”一位市民说。对于陈建耀一家而言也是如此,本来提前一周就是为了避开高峰,但显然他们还是赶上了扫墓高峰期。

来到亲人的墓碑前,陈建耀带着家人进行了祭拜,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陈建耀一家也放了鞭炮、烧了纸钱,寄托哀思。离开现场后,陈建耀一家前往温江事先选定的一家农家乐,下午还准备去温江绿道踏踏青,至于一周以后的清明小长假,他还没有明确的计划,不过很可能到近郊短途旅行,和家人一同享受难得的假期。而传统清明节,正被我们赋予更多时代内涵……

自从清明节成为法定假日后,不少市民对清明节的原有观念也正发生改变,无论是扫墓时段、祭奠方式,还是小长假的计划,都较以往有了不小的区别。面对即将到来的清明节,今年市民们又将如何计划和安排?针对这些问题,本报于上周联合腾讯大成网,开展了一次清明节过节方式网络调查。

截至周六下午6点左右,在有关扫墓时间的选择中,参与调查的人群里有45.33%的人选择会较清明节当天提前两周,还有32.16%的人表示会提前一周。至于提前的主要原因,担心交通拥堵是最主要因素,占到总体比例的30.55%。至于清明节小长假里的计划,还是有不少市民表示愿意利用假期。高达47.99%的市民表示会利用这个小长假,外出旅游散心,或者家中放松。

除此之外,在清明节祭奠故人的方式上,到公墓或陵园扫墓,仍然是主流的祭奠方式,占到了73.71%的比例,不过,召开家庭追思会、近年来兴起的网上祭奠等方式,也开始为不少市民所接受,它们也占到了总比例的26.29%。至于扫墓的主要方式上,调查结果显示烧纸钱等祭奠用品仍然占据过半比例,达到了59.09%,此外,清扫公墓、献花的方式也占到了20.46%的比例。

参与调查的刘先生认为,以烧纸钱、放鞭炮为主的祭奠方式,是传统习俗所决定的,短时间内发生改变是很难的,所以这更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管理和规范,以免形成安全隐患,“此外可以看到的是,鲜花祭、网上祭等更为低碳环保的祭奠方式,现在也开始兴起并成为一种趋势。个人觉得这些方式较烧纸钱更环保,更值得提倡,当然这需要市民在观念上的认同。”

说到近年来市民对清明节的理解和选择过节方式的变化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胡光伟也认为市民选择提前扫墓、为小长假腾时间等等,都是比较明显的体现。他指出,这种过节方式的变化是一种正常趋势和理性选择的表现,不可以被错误地理解为对节日本身或民俗文化的淡漠。

胡光伟说,就清明节而言,这天本身就有扫墓、踏青的习俗,只不过以前没有放假时,大家的时间比较紧张,可供选择的余地也不多,通常的选择就是利用周末扫墓,踏青之类的活动就很难开展了,“现在有了假期,市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选择提前扫墓,把假期腾出来也无可厚非。如果把这种表现归纳为对传统文化的淡漠,那就太片面了,也不客观。”他认为,现在很多市民选择提前扫墓,除了放假的因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错峰,“因为有了三天假期,利用假期前往扫墓的市民肯定会有很多,这样就容易出现集中扎堆的情况。所以很多人选择错峰,提前扫墓,这也是一种理性选择的表现。”

胡光伟认为,各地对于清明节的习俗可能有所不同,但根本的出发点都是一样,那就是寄托对逝去亲人的思想,只要这份心意得到了重视,那么就能体现出这个节日的意义。按他的话来说,其实相对于清明节时间点本身,他更看重的是这份亲人之间的感情,“我觉得只要感情在,清明节的时间点已经不重要。哪怕不是清明节,我们也可以通过祭奠等方式,把这份感情体现出来,这一样是很珍贵,很有意义的。”(杨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