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三友_

岁寒三友共 岁寒三友共高洁 ——松、竹、梅在我国古代文化中的美学价值和文化内涵 摘要: 摘要:本文根据古代诗词中对“岁寒三友”的描写,描绘。探讨了人们通过自然 物来表现自己的理想品格和对精神境界的追求。这些诗词书画挖掘物象内在的品格、 精神,紧扣物与志的“契合点”, 在中国传统文化领域里,成为一种具有符号意义 的形象。 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的精神、气质、性格、情操。 关键词: 关键词:松 竹 梅 诗词 中国传统文化

前言 中国古代文人喜爱寄物抒情, 借以自然物来表现自己的理想品格和对精神境界的 追求。坚毅不拨的青松,挺拔多姿的翠竹,傲雪报春的冬梅,它们虽系不同属科,却 都有不畏严霜的高洁风格。它们在岁寒中同生,历来被中国古今文人们所敬慕,而誉 为“岁寒三友”。 松、竹、梅合称“岁寒三友”,始见于南宋(林景熙: 《霁山集.五 云梅舍记》。在此之前,唐代诗人元结《丐论》曾以山水、松竹、琴酒为三友;宋代 ) 苏轼《题文与可画》一诗以松、竹、石为三友。清代乾隆皇帝御制诗第三集载,清宫 收藏有南宋画家马远《岁寒三友图》 ,绘松竹梅于一画。宋代以后,三友图既是水墨 画的重要题材,也是工艺美术中的常见题材。早在唐代,相传李邕在一首题画诗中就 写过“醉里呼童展画,笑题松竹梅花”的诗句。宋代画家赵孟坚的《岁寒三图》 ,以 墨笔画松竹梅折枝一丛,竹叶一色浓墨涂染,宋代林景熙在《五云梅舍记》中写道: “即其居累土为山,种梅百本,与乔松、修篁为岁友。”《孤本元明杂剧》缺名《渔 樵闲话》中也说道:“那松柏翠竹,皆比岁寒君子,到深秋之后,百花皆谢,惟有松、 竹、梅花,岁寒三友。” 赞美松树的经典诗词及其 及其文化内涵 一、 赞美松树的经典诗词及其文化内涵 1.松树的自然生物特性极其自然属性 松树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不管山地平原,无论土质多么的贫瘠,环境多么险峻, 气候多么恶劣,它们都能扎根生长,舒枝展叶,傲雪凌霜,不屈不挠,由于松树的这 一自然生物性,它自古以来遍布我国南北,跟我们华夏民族的产生生活和发展,结下 了不解之缘。松树木质优良,可为多种生活器物,而松花,松膏,松明火把,都是古

代生活中离不开的必需品。特别是松树焚烧后的炭可以制墨,古书《云仙杂记》中以 “松使者”做墨的别称。墨乃文房四宝之一,它对于中华文化的普及和发展,起到了 特殊重要的作用。由此可见松树与中国传统文化关系之密切。 2.松树的自然特点对古代文人精神文化生活的影响 松树不但跟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关系密切,而且对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影响更 大。这对于中华文化的深远影响,就在于松树那种夏不畏酷暑,冬不屈严寒的自然秉 性中所引申出来的理性象征意义, 就在于历代人们特别是儒家学说所赋予它的道德哲 理,影响和铸造了中华民族的民族心理和民族气节。这是关于松的文化的最高表现形 式。 3、历代赞美松树的经典文章、诗词、书画。 孔子在《论语》这部儒家经典中热情的礼赞松树道: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也。 ”这句话影响极其深远,后世诗文中常以“岁寒松柏”比喻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 能保持节操的人。 如唐代刘禹锡的诗句云: “后来富贵已零落, 岁寒松柏犹依然。 ” 《礼 记》中也写道: “松柏之有心也,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 ”从对松树的自然秉性的认 识中,赋予松树以高尚的道德哲理的内涵。在中国传统文化领域里,成为一种具有符 号意义的形象。以至于一个具有中国文化修养的人,在中国文化典籍中,只要一接触 到松树这个形象,便会唤起一片联想,即有关风格高尚,意志坚强,操守纯贞,耿介 不阿等一系列美好品质和美好精神的联想。 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具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可贵精神,被后人视为风范。他在 《饮酒》诗第八首中写道: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 ” 显其卓尔不群,严酷环境显风格。白居易诗“知君死则已,不死会凌云。 ”以青松抒 发自己“会凌云”的豪情壮志。李白托物寓意的名句: “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 ” 等都表达了这种情怀。 除了诗词文赋,青松也是古代画家们倾心描绘的对象,如宋代画家马麟画的《静 听松风图》 ,元代画家李侃《双松图》等。这些以松为描绘对象的名画,给人以审美 的享受,家中挂上一副松柏图,往往使得满堂增辉,凛凛然充满生气。此外,古代文 人还喜欢以松为字号、斋号、书名等等。 特别一提的是,近代我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陈毅元帅绝句: “大雪压青松,青松 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表达了无产阶级革命者“威武不能屈”的坚定 情操。陶铸的一篇《松树的风格》一文,赞美了松树“要求于人甚少,而给予人甚多” 的利他主义风格,值得人们学习和弘扬。

赞美竹的经典诗词及其 及其文化内涵 二、 赞美竹的经典诗词及其文化内涵 1、竹的自然属性及其特点 竹在我国古代人民的生活中也占据着重要的作用,物质生活中造房建屋,各种家 具常常都离不开竹子。在文化生活中,我国最早的书籍就是竹简,而毛笔的笔杆也是 竹子制成。可见竹子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普及、传播和推动其发展的过程中,起到 了特殊重要的作用。 另外,竹子除了质感修长,绿叶扶疏之外,还有两个特色:一是有结,二是空心。 竹子的这种自然秉性,对于我们这个善于以物明志,借物抒怀的民族来说,从中产生 了丰富的启迪和联想。 2、竹的自然特点对古代文人精神文化生活的影响 竹子有节,这个“节”字,和传统伦理道德观念中所讲究的节操、贞节、气节的 “节”同字多义,人们喜欢用竹子有节,来比喻人有气节。竹子空心即虚心,谦虚自 抑,虚怀若谷,这正是我们民族所崇尚的一种美德。刘禹锡《庭竹》诗云:“露涤铅 粉节, 风摇青玉枝。 依依似君子, 无地不相依。这是通过赞竹而赞人。 竹子生性为丛生,一丛中的竹子,共生一根,紧紧依靠,互不相离,人们因此用 来比喻关系密切。 古代那些自视清高的高人隐士,往往喜欢隐居竹林,与竹为伴,如魏晋时的“竹 林七贤” 。宋人王安石诗曰: “人怜直节生来瘦,自许高材老更刚,曾与蒿藜同雨露, 终随松柏到冰霜。”松与竹,它们都是常青的植物,都有耐寒的品性,都能在极其恶 劣的环境下顽强而茁壮地生存下来, 3、历代赞美竹的经典文章、诗词、书画。 岑参《范公丛竹歌》云: “寒天草木黄尽落,犹自青青君始知。 ”这就是松与竹的 最大特点,也有别于梅、兰、菊。所以这二者往往成为坚贞不屈之品格,傲然直立之 形象,刚正不阿之品质等的象征。郑板桥的《题竹石画》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 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诗人先表现出竹子坚韧顽强的鲜明性 格,即使环境再恶劣也无所畏惧;然后展现竹子的旺盛的生命力和风貌、神采。诗人 对竹子的这些描写既抓住了竹子的最大特色,又和自己历尽磨难的身世,耿直傲岸的 性格等结合了起来。而他的《板桥题画竹》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 免撩蜂与蝶。也写得很不错,抓住了竹子枝繁叶茂而不开花的特点,表现出诗人不与 世俗同流合污的清高品性。 赞美梅的经典诗词及其 及其文化内涵 三、 赞美梅的经典诗词及其文化内涵 1、竹的自然属性及其特点

梅花以其冲寒怒放,不畏严寒的傲骨,报春而不抢春的风格和醉人的花香,引起 了人们极大的兴趣和无限的喜爱。梅花在人们的心中成了品质崇高,意志坚强,操守 纯正的象征。 2、赞美梅的经典诗词及其文化内涵 赞美梅的经典诗词及其文化内涵 赞美 及其 张渭的《早梅》诗云: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疑 是经冬雪未消。展现了早梅耐寒而立、迎风而发的形象。 “寒”字点明早梅生存条件 的恶劣; “迥”字表现出早梅的孤单; “白玉条“之喻、疑梅为雪之错觉,鲜明地表现 出早梅冰清玉洁之质。作者以梅自喻,展示了一个孤寂傲世、坚韧刚强、超凡脱俗的 自我形象。 梅花诗词中最有名的是宋代诗人林逋《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 : 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 有微吟可相狎, 不须檀板共金樽。 林逋种梅养鹤成癖, ” 终身不娶, 世称“梅妻鹤子”。 可见诗人对梅花的迷恋,南宋爱国诗人陆游也十分喜爱梅花, 《卜算子 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咏梅》 (驿外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诗人咏梅花就是咏自己,梅花的那种不随流俗,不 畏谗毁,坚贞不屈,死而不悔的风格和陆游的身世、遭遇、人格、品性、情操完全一 样。 春为一岁首,梅占百花魁。梅花的色、香、神、韵,惹得诗人画家讴歌不已。自 古以来,梅花就是画家手下的常客,千百年来画梅名家辈出,代不乏人。如宋徽宗赵 佶《腊梅山禽图》,宋代马麟《层叠冰绡图》元末王冕《墨梅图》等。虽然梅花不象 牡丹那样富贵华丽,但是它那朴实、那坚毅、那脱俗,那一身傲骨,那一缕清香,是 多么的令人陶醉,令人倾心。古往今来多少人歌颂她,描绘她,创造了无数赞颂梅花 的名篇名句,使得梅花的文化如此丰富、如此灿烂,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的精 神、气质、性格、情操。 浅论“岁寒三友” 浅论“岁寒三友”对我国历代文人精神世界的影响和对我国传统文化的贡献 三友 通过以上的诗词书画物象描写特征的词语,可以看到,我国历代文人志士善于以 物言志,以“岁寒三友”为对象写作了无数精美的诗篇文章,这些诗词书画挖掘物象 内在的品格、精神,抓物与志的“契合点” ,我们明白了作者意在何为,情为何端。 懂得了“物”虽各异,而其情亦有无别的道理。松、竹、梅虽则各异,但它们凌霜傲 雪的风格却毫无二致,因此,不同的诗人在咏不同之“物”时,所表达的主题有时却 是一样的。 “岁寒三友”以其独特的生物特性激发了人们认识和托物的契合点。成为 文化长廊里一道亮丽的风景。历经千年而不衰,成为中华文化代代相传而不灭,反复 欣赏却不厌的不朽篇章。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唐诗宋词》 ,程郁缀,北京大学出版社 《全唐五代词》 ,张璋、黄畲编,上海古籍出版社 《全唐诗精华分类鉴赏集成》 ,潘百齐编著,河海大学出版社 《全宋词精华分类鉴赏集成》 ,潘百齐编著,河海大学出版社 《古诗类编》广西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室集体编纂 《唐诗分类研究》 ,张浩逊,江苏教育出版社 《说唐诗·咏物寄寓》李弘主编,徐正、朱绍良编撰,浙江人民出版社 《古典诗词鉴赏方法》周啸天,四川人民出版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