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大炼钢铁

1958年5月5日至23日,八大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根据的建议,会议通过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通过了十五年赶上和超过英国的目标以及“苦干三年,基本改变面貌”等口号。图为1958年,甘肃兰州黄河炼钢厂挑灯夜战,土法上马,露天大炼钢铁。

这条总路线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迫切要求改变我国经济文化落后状况的普遍愿望,但忽视了客观的经济规律。会后,以片面追求工农业生产和建设的高速度,不断大幅度地提高和修改计划指标为标志的“”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图为1958年,宁夏石嘴山土法建造的小炼钢炉。

各行各业都支援“钢帅升帐”,“一切向1070万吨让路”。“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电力、交通、水利、邮电、教育、文化、卫生等事业也都开展“全民大办”。甚至科学研究、诗歌书画,都要“”,放“卫星”。图为1958年,专题组照《要钢铁就有钢铁》,上海《松江画报》丰收特辑,吴四一和同事拍摄。纪录下“”时期在官方不顾实际强行推动全民“大炼钢铁”的狂热场面。

为了完成钢铁生产任务,全国城乡掀起轰轰烈烈的全民大炼钢铁群众运动,几千万人夜以继日,大搞“小(小高炉)、土(土法炼铁、炼钢)、群(群众运动)”。图为20世纪50年代,上海松江枫泾镇在田野中大批盲目上马的炼钢土炉群。吴四一拍摄。纪录了“”时期“大炼钢铁”的疯狂。

“”追求工农业生产和建设的高速度、高指标,并推动生产关系急于向所谓更高级形式过渡。1958年夏收期间,各地竞放高产“卫星”,报刊舆论广泛宣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图为1959年,江苏省无锡市红旗钢铁厂的土高炉出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