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被盗文物达1000万件他是罪魁祸首晚年怕死不敢回国

原标题:揭秘:中国被盗文物达1000万件,他是罪魁祸首,晚年怕死不敢回国

民国年间,大量中国文物被文物贩子走私海外,给国家历史造成巨大损失,卢芹斋就是其中最嚣张的文物贩子。

卢芹斋,原名卢焕文,1880年(晚清.光绪6年)生于浙江省湖州县塘甸乡卢家兜村,家境还算殷实,可在10岁那年,他的父亲因常年吸食、沉迷于赌博,败光了家产与田地,最后破产自杀身亡,他的母亲悲愤交加也悬梁自尽了。卢芹斋一夜之间成了孤儿,被送到叔叔卢梅春家抚养长大。

少时,浙江南浔巨商“张府”招佣工,卢芹斋被送进“张府”后厨当配菜的仆人,后跟大师傅学了一手烧菜的手艺,成了一名厨师。

1902年,张府大少爷张静江出任清廷驻法国商务参赞,因为去法国漂洋过海,所以张静江就想挑选几名得力的家仆随他一起去法国履职。在众多的家仆当中,张静江看卢芹斋个性沉稳、勤奋而又机敏,所以就带着他一起去了法国。

张静江很会做生意,他在巴黎开了一家运通公司,出售中国的古玩瓷器、字画,兼营中国特产,茶叶和丝绸,为孙中山的革命筹款。

张静江,又名人杰,字静江,生于1877年即光绪3年,出身江南丝商巨贾之家。早年因患上脚病成了跛足,人称张跷脚。张静江在离开家乡前一直籍籍无名,只是一个富家子弟而已,但他这个人经常行侠仗义,在当地民间口碑极好。

他的祖父张颂贤与外祖父庞云鏳,均为丝商巨贾,个性又都开朗豪爽、冒险进取、热心公益,人杰自幼受熏陶,两人对张静江一生的影响很大。

张静江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任一等参赞,随驻法公使孙宝琦出国。赴欧途中,结识孙中山,提供白银3万两为反清革命活动经费。后一直在经济上资助孙中山进行革命活动,孙先生称其为革命圣人。南京国民政府创建时期,他又帮蒋介石主持建设大计,深得蒋的赏识,称其为革命导师。

在“一大”期间,张静江为主席团成员,当选中央执委。 孙中山去世后“二大”时,当选为中央监委。

后又被蒋介石推举为中央执委会常委会主席。晚年旅居海外,退出政坛,潜心理佛,于1950年9月3日病逝于美国纽约。

卢芹斋在张府一呆就是10年左右 ,张府是书香门第,又是当地有名的收藏大家,文物古玩众多,文化氛围非常浓厚,所以耳濡目染,对少年卢芹斋的成长起到了很大影响。

加上到了法国之后,近距离地接触到古玩,卢芹斋对古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由学徒做起,很快掌握了古玩鉴赏与营销知识,做到了掌铺,还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这是何等的聪明。

张静江回国后,运通公司随之关闭了。在张的资助下,1908年,28岁的卢芹斋在巴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来远公司。因古董货源都来自东方的中国,而他又扎根法国巴黎,故取“珍宝从远方来”之意,从此开始了他的古玩帝国之路。

卢芹斋对于自己童年的不幸非常排斥,所以到法国后,便下决心不再回国了,还把父亲为自己取的名字“卢焕文”改成了“卢芹斋”,还告诉身在法国的朋友,自己在中国没有任何亲人了,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来自中国的一个贫穷的小村庄。也就是说,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数典忘祖的人,要彻底与过去与中国绝裂,这也是他为什么后来不顾一切地盗卖中国文物,搬空中国历史的原因,为了钱,他完全置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于不顾了……

从1911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起,每年8月,他都会坐火车穿越广袤的俄国回到中国到处搜寻古董货源。

卢芹斋除了聪明,还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年少时遇到了一个好东家张静江,现在,他的好运再次来临。

1912年清朝灭亡,北洋政府上台了,皇宫没人看管,导致皇宫里的文物不断被太监宫女顺走,因为没了生活来源,那些昔日养尊处优的王爷、贝勒、格格们只得变卖家中的瓷器、玉器、字画等,以满足自己奢侈的生活所需。卢芹斋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在琉璃厂低价买进,然后走私到欧洲、法国巴黎,高价销往美国纽约、英国伦敦等地,赚得盆满钵满。

清末民初,军阀割据,政局动荡,导致人民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很多军阀头子和民间盗墓贼通过盗墓大,所以民国是盗墓事件频发的时期,大量皇陵处于无人看管状态而被肆意盗掘,如孙殿英盗清东陵,还有珍妃墓被盗案等。

1914年8月,卢芹斋又坐着火车回到中国,将收集的各类文物打包装箱,依然打算取道沙俄回法国,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已经烧到了沙俄的领土上了,交通被阻断,没有火车回欧洲了,所以他只得押送众多收集到的古董坐船绕道到美国纽约,然后回到巴黎。

他还把西方收藏家的眼光吸引到中国文化底蕴更加深厚的墓葬与佛教文物上,导致大量洋人以传教、游历的名义来华盗取中国文物,如法国的色伽兰,加拿大的怀履光、克罗夫茨,美国的华尔纳等人,导致大量中国文物流失海外。如:

1914年(民国3年),四川广元来了一群洋人,领头的叫色伽兰,他名为法国海军军医,实则是一个盗墓贼。一天,他带着一行人来到距昭化古城北5公里处的白龙江畔的曲回坝,见有一巨大穹型土冢,一打听,得知是鲍三娘墓,便利用民国政府惧怕洋人的德性,还要当地政府派兵保护,打开了“汉将军索妻鲍夫人”鲍三娘墓,将墓中的陪葬品洗劫一空,把“三娘”的额骨、画像砖等珍贵文物装箱带回法国。

还有怀履光,以传教为名盗掘河南洛阳金村战国时期的东周王室墓葬群,盗走大量玉器、青铜器。克罗夫茨盗走明末清初名将“祖大寿墓”,把“祖大寿墓”整体偷运到了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等。华尔纳盗走了大量的敦煌壁画与石像,还有黑水城的文物等。

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卢芹斋敏锐地感觉到美国即将成为世界经济与文化的中心,便与上海“同福绸缎庄”的老板吴启周(1868-1941,南浔人),以及北京缪锡华、祝续斋合作,分别设立“来远申号”、“来远京号”两个分号,“一南一北”控制了整个文物市场,还在纽约开了一家美国最大的古董店——卢吴古玩公司,源源不断地向西方博物馆供货,时间长达30年之久。

当然,其中擅于用人也是卢芹斋“事业”不断壮大的原因之一,此人就是管复初。

“五十年来,执申江古玩业之牛耳者,鼎足三人。一为管复初,代表来远公司。一为李文卿君,乃文源斋主人。一为游筱溪君,博远斋主人。至争雄于海外者,为来远公司及通运公司。一九一五年至一九二九年,为最盛时期。”

由此可见,管复初在古玩界是名声很大。他是上海“来远申号”的掌眼,专司负责公司的进货把关,从不出错。

当时的东方巴黎上海,不仅是“十里洋场”也是文物古玩的集散地。而“来远申号”是数一数二的古玩界大鳄,又是卢芹斋巴黎总部的货源源头,经手的古董大多是“国宝级”珍品,能够在这里担任“掌眼”,没有过人的水平肯定是不行的。

刘麟生(1894-1980),字宣阁,笔名春痕,安徽省无为县人,教授、编辑。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政治系,曾任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编辑。

卢芹斋走私到国外的文物不计其数,其中最著名的要数“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gua)了。

昭陵六骏,是指陕西咸阳礼泉县唐太宗“昭陵”北面、祭坛东西两侧的六块骏马青石浮雕石刻,每块石刻宽约2米、高约1.7米。石刻所表现的六匹骏马中,三匹马作奔驰状,三匹为站立状。六骏均为三花马鬃,束尾。这是唐代战马的典型特征,其鞍、鞯、镫、缰绳等,都逼真地再现了唐代战马的装饰。

昭陵六骏造型优美,雕刻线条流畅,刀工精细、圆润,是珍贵的古代石刻艺术珍品,无价之国宝。

六骏,是李世民心爱的六匹战马,在唐朝建立前后,为他开疆拓土立下了汗马功劳,它们分别是拳毛騧(guā)、什(shí)伐赤、白蹄乌、特勒骠(biāo)、青骓(zhuī)、飒(sà)露紫。为纪念这六匹战马,李世民下令建筑艺术大师阎立德(596-656年)和唐朝著名画家、宰相阎立本(601-673年)兄弟二人,用浮雕法雕刻出六匹战马列置于昭陵前。

罗振玉(1866年~1940年,浙江人)在他的著作《石交录》中说,1916年,袁世凯的次子、收藏大家袁克文叫文物贩子将昭陵六骏偷偷运往河南安阳老家北关的洹上村“袁家花园”,因为石马太重不方便运输,就把飒露紫、拳毛騧二马敲碎。袁克文怒估人之剖石也,斥不受。

同年,飒露紫、拳毛騧被卢芹斋购得运往美国,并以12.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解放后,虽经中国政府多次交涉、追索,依然没能要回。)其余四骏现陈列于西安碑林博物馆。

据官方统计,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多达1000万件,其中有164万余件被世界200多家博物馆收藏,包括伦敦大英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巴黎卢浮宫、东京国立博物馆和圣彼得堡冬宫等。

另据业内人士说,中国流失海外的众多文物中,起码有一半是经卢芹斋之手卖给西方洋人的。为了赚钱,卢芹斋几乎搬空(卖空)了中国历史,完全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

卢芹斋的所作所为,招致国内一片批评,骂他是“卖国贼”“文化汉奸”“历史罪人”。但是,他却赢得了洋人的“尊重”。

1926年,经法国政府特批,卢芹斋在巴黎富人区蒙索公园建造了著名的6层“红楼”,又称“中国塔”,里面摆满了来自中国的顶级文物。

他盗走的古董大多来自皇陵,有造像、石刻、青铜器、玉器、瓷器等,几乎囊括了整个中国史。

虽然,卢芹斋是公认的文物鉴赏大师,教父级人物,但他也有被“打眼”的时候。

他曾从上海古董商谭敬(1911—1991,广东人)手中买过一批古画,转手就卖给了美国博物馆,后被鉴定为仿品,一度让他在业界的声誉扫地。

谭敬有一个古画造假作坊,手下高手如云,仿品被后世统称为“谭敬造”。现在的“谭敬造”也成了拍卖市场的新宠了,价值同样不菲啊。

其中汤安的年龄最大,是老资格的造假高手了,又是谭敬的大师兄,自然尽心尽力地为师弟造假了。

“谭敬的造假工场设在岳阳路175弄2号,那是一座旧式花园洋房,平时进出只走后门。谭敬对此极为保密。他经常让人收集一些旧印泥、旧的纸绢、旧的好的毛笔给汤安用。复制的旧纸及绵绢等材料,也有从北京故宫买来的旧物。”

造假仿画的高手,还有许徵白。有人评价其“制造历代古画,人莫能辨,允称个中高手。”

在《沉睡了六十年假画背后的故事》中这样说道:“汤安找了许徵白、郑竹友、胡经、王超群等一班人马分工合作,许仿画、郑摹款字、胡做印章、汤全色做旧,以后又有金仲鱼仿画,最后由王装裱成轴。仿制古画谈何容易,要把流传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书画所经历的沧桑,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出来,所以技术性非常强。他们先把画画好,裱在板子上,用水冲得似有似无。之后,又模拟旧画传世的过程,反复揭裱,并接笔补残,使其变得古韵盎然。”

现在已知的“谭敬造”都在美国博物馆,分别是:宋.赵子固《水仙图》;元.朱德润《秀野轩图》和元.盛懋《秋江待渡图》等,而原作在中国。

几十年来,卢芹斋利用国内政治混乱和抗日战争,以及国民政府的腐败,通过上下行贿的手段,巧取豪夺,明目张胆地大肆走私、盗取中国文物。

这年8月,卢芹斋打算将3000件文物从上海装船偷运到美国纽约,恰巧撞上国民政府反腐之“蒋经国上海打虎”,被人告发了,货物悉数被没收,他也差点被捕,抓住就是枪毙啊。吓得他后来再也不敢回国搜罗文物了。

解放后,国家严厉打击盗卖、走私文物犯罪,卢芹斋长达50年的走私生涯被彻底终结了。这50年来,他对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所犯下的罪行,磬竹难书。

回首往事,晚年的卢芹斋对于自己盗运中国文物的行为,一闪而过的追悔之后,又转而大言不惭地说:“避免了文物在战争中被毁,推广了中国文化。”

1957年,卢芹斋病逝于瑞士的私人寓所,享年78岁,葬在妻子的家族墓地古何贝瓦,算是客死他乡了。

1908年,还在运通公司时,卢芹斋在巴黎马兰德广场邂逅了一位了年长自己4岁的帽子店老板奥尔佳。奥尔佳是一个性格活泼、热情似火的女人,自从遇见了外表儒雅的东方男人卢芹斋后,便被这个中国男人所吸引,进而产生了爱慕之情。一来二往,卢芹斋在奥尔佳的引诱下,很快就发展成了地下情人关系。

奥尔佳的父亲是波兰人,刀很小就到巴黎一户人家当佣人,后受到男主人引诱而怀孕,于1895年生下了女儿玛丽.罗丝,为此男主人还送她一家帽子店作为补偿,并继续保持不正当关系。奥尔佳虽然与卢芹斋亲亲我我,但她并不想离开自己的旧情人。为了能够脚踩两只船,1910年,她干脆把自己年仅15岁的女儿玛丽.罗丝嫁给了30岁的卢芹斋,母女共侍一夫,令人不耻啊。

婚后,玛丽.罗丝为卢芹斋接连生了四个混血女儿。卢芹斋是学习儒家之道的中国男人,所以一直想要个儿子延续卢家的香火,可惜啊他的命中似乎注定无子,或许是上天的惩罚吧,他断子绝孙了。

等女儿长大以后,他又希望女儿能嫁给中国人,继承他的衣钵,但他的愿望再次落空,几个女儿先后都嫁给了法国人。一次,他的小女儿说,自己谈恋爱了,卢芹斋问:“哪国人啊?”当听到女儿说是法国人时,他回了一句:“怎么又是法国人啊!”表现出非常失望之情。

晚年的卢芹斋也想回到自己的故土,落叶归根嘛,这是中国人古老的情结。但是他还是不敢回国,怕受到法律的惩处。

2013年4月,《卢芹斋传》在法国出版,中国人眼中的“卖国贼”却成了西方人追捧的“英雄”。

法国汉学家罗拉耗时6年,往返于法国、美国和中国浙江农村,进行大量的调查研究,揭开了他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

“在中国,卢芹斋的形象是个罪犯,在西方,卢的形象是个英雄。是他让西方发现了真正的中国艺术。

其实这个问题非常复杂,非黑即白的描述远远不够,你必须知道,这和希腊和埃及文物的问题不同。所以我希望做的是,我的书出版后,可以为人们回望‘卢芹斋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提供更多的信息。

在中国,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个贼、罪犯,但是我想我们应该打开辩论的空间,不要仅仅用好和坏的标准来评判,我们可以用更详细和复杂的标准来划分。”

换位思考,假如是一个西方人把他们国家的文物走私到中国,他们会用“英雄”一词来赞美他吗?

在卢芹斋的时代,钱在西方,文物在东方,现在的情况反过来了,说来真是一个悲剧啊。然而,这个悲剧又是谁造成的呢?正是那些像卢芹斋一样的唯利是图的文物贩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