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收藏】赵少昂:写好荷花除熟习传统技法外更要对景写生

宋周敦颐的名句确定了“莲”为“君子”象征的千古地位,亦使后代画家,多喜描绘荷花。但如何能把荷花写得形神兼备,却非易事,现将本人绘荷经验,简述于后。

六法中的“应物象形”,是绘画的基本功,故此要写好荷花,除熟习传统技法外,更要实地观察,对景写生,本人在广州时期,慕泮塘荷香之名,常结画伴临场写生,不论春夏秋冬,均有特殊气韵,有时流连一星期之久,得稿近二百幅。对于荷花的生态,色彩变化,夏冬气氛,均有深切的认识,我深感荷花虽美,而荷叶颜色及姿态的变化更多更美,必须细心体会,方能达到“真善美”的境域。

夏天荷叶田田青照水,变化不多,但荷花盛开,清香扑鼻,故此写夏荷而能渲染斜风横雨,描写荷叶擎珠,荷花含泪的景象,更令人陶醉。写深秋荷叶,其褪色过程,先自叶心由浅变黄,茎托也渐枯黄,叶边则因风吹雨打之故,残缺破碎,由边缘之焦褐向内渐变为赭墨红、朱黄、黄绿,真是彩色缤纷,加上叶的新旧不同,残破不一之故,更觉意味无穷。写初雪荷塘,断梗残叶,积雪倒影,又是一番清趣景象。

写荷技法,可分双钩和没骨两种,亦可两者混用,双钩则先定构图,然后以轻重徐疾及深浅干湿的线条描写全部轮廓,然后“随类赋彩”,以成佳构。用没骨法则可全用水墨,或先墨后色,或色墨并用,于形似之上,更求神似。

写荷花要注意各省各地之花形有异,战时余在西南各省,曾见满塘皆开并蒂之花,亦曾见有花形硕大,瓣密如重瓣牡丹,而不见有莲蓬者。观赏之荷,花瓣繁而色艳,专采莲子之莲藕之荷,花形简而小,色亦较淡。

写荷花技法,白荷须用双钩法,于近蒂处敷淡黄,亦可用没骨法,但须注意用含水分较多之长锋羊毫,先蘸淡粉,笔尖再蘸极浓粉,使一笔抹去,便有阴阳向背之粉光,写粉红花亦可双钩与没骨自由采用,先写外瓣较浅,再以较深色写内瓣,留花心空位,薄加淡黄,稍干即写莲蓬。

写荷叶一般多用没骨法,余喜用大排笔依叶之形态挥写,落笔须注意轻重浓淡,可达简练生动的效果,倘用大提笔则易琐碎。叶色多用净墨,米兰有墨蓝及描写残叶的朱黄红褐等颜色,叶底为草绿,叶心有黄光。最后钩筋极为重要,须俟叶色将干时,以浓墨依叶态出之,藉以加强其向背立体效果。实际叶筋多达二十至二十一条,绘画则不可太密,最多在十余条之间。

免责声明 :本文来源于《中国美术》, 我们尊重原创,本平台所载图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公益目的。本平台使用的非本馆原创,图、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者联系,如若内容版权人认为本次转载行为不当,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成功文化集团携成功书画艺术研究院倾心打造高端书画艺术交流平台,宣传推介学术性和市场影响力并重的书画家,与上千名高端书画艺术家长期合作,立体宣传推介攻势成效卓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