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被称为“无夏之年”的1816年夏天结了冰霜具体是什么情况?

原标题:历史上被称为“无夏之年”的1816年,夏天结了冰霜,具体是什么情况?

答:1815年4月5日,位于印度尼西亚森巴瓦岛上的坦博拉火山突然喷发。依据当时的原始记录记载,周围岛上的居民一开始每隔一刻钟,就会听到爆炸一般的噪音,第二天太阳就好像被浓雾包裹起来,火山灰开始在爆炸声中落下。4月10日坦博拉火山再次喷发,其冲上天空的灰烟柱,高达40公里以上。4月19日,火山最大规模喷发到来了,周围三十公里的人们,都看到喷射的火焰,岩浆四处流淌,至少10万人在火山爆发里丧生……

而这一切,也只是这场火山喷发灾难的开始,火山喷出的岩浆,覆盖面达到了175平方公里。坦博拉火山上空形成一个低气压带,令周围600公里半径范围气温剧降,“降温”的影响也在接下来的数日里快速扩大。两周以后印度东岸地区也出现了气温剧降现象。冲入天空的150立方公里的火山灰,也随着气流“环流”全球。1815年9月,“造访”欧洲大陆的火山灰,在伦敦等城市上空形成粉红色光晕,奇特的绚丽景象,引来各国名流围观……

与此同时,这些长期盘旋天空的火山灰,也在北半球的天空上,形成了一个厚厚的隔离层,牢牢阻挡住了太阳光照。于是接下来的第二年,即公元1816年,也在近代史里有个重要的名字:无夏之年。

公元1816年,即中国的清朝嘉庆二十一年。对于许多历史票友们来说,这似乎是平淡无奇的一年。但如果看看全球的气候状况,就知这是怎样触目惊心的一年。

比如在这一年的美国,从是年4月起,美国全国的气温就骤然降低,许多地方下起冻雨。在新罕不什尔州,理论上已进入夏天的六月份,依然在风雪呼啸,实实在在的“”。到了本该是“酷暑”的八月份,美国新英格兰地区的大部分植物都结了冰霜,庄稼埋在“一片雪白”里。由于粮食大面积绝收,1816年在美国的史料里,除了被叫做“无夏之年”,还有另一个恐怖称呼——饥饿之年。

这样的饥饿景象,不止在北美大陆。在同时期的欧洲大陆上,瑞士等国的夏天,以许多诗人作家的记录说,就是“交织在阴雨寒冷中”。法国多省在夏天里遭遇冰雹、暴雨、寒潮袭击,塞纳河里洪水泛滥,由于夏季的低温与多雨,麦穗无法发芽,大麦、小麦、葡萄等农作物歉收甚至绝收。1816年因此又在法国被称为“腐烂之年”。英国以及德意志各邦,也因为严重的歉收,下达了粮食禁令,欧洲多国城市,满是“蜂群一样的乞丐”……

甚至,对于看似“没有大事”的中国清王朝来说,1816年的真实景象,却是无比震撼。

虽然在清代当时的史料里,记录者们往往对政治军事大事大书特书,对于各地灾荒常见简略一笔带过。但尽管如此,我们只看那时“简约”的记录,也可知清王朝的“无夏”有多严重:这年七月,本该炎热的云南省下起了大雪,洪涝、干旱、雪雹等灾难一股脑爆发。

对于当时的云南来说,这场“无夏”灾难有多严重?仅在1816年,云南就有昆明、蒙自、定远、镇南、大理等地受灾。有的地方“饥、疫六月霜降”,当时的云南,主要粮食作物是水稻,夏季的低温就意味着灭顶之灾,许多地方的水稻几乎绝收,“斗米一千八百文”甚至“斗米数千钱”成为常见现象。在许多云南当地的史料里,都留下了“无夏之年”的悲情场面:“穷民求食不得,有毙于路者”。

而“无夏”的影响,也不仅仅局限在大西南。学者李玉尚曾钩沉1815年至清末的北方地方志,发现从1815年起,北方的胶州、牟平等地,都曾出现过“六月寒”等奇特寒冷天气。学者徐蕊也认为,1816年到1850年,中国的每年平均气温,要比现代低八度左右。寒潮、雪灾等极端天气发生率剧增。1816年的“无夏之年”,应该对此有很大的影响。

单看这些简单的记录,我们就不难发现,对于当时蒙受“无夏之年”的北半球各国来说,这将是一个怎样严酷的考验。甚至接下来近代史上的许多政治经济大事,都与这场灾难有关。

而如果对照中国历史,我们更不难看到这其中的关联:面对云南“无夏”的灾荒,当时的清政府无力赈灾,能做的也只是“减免”。而在接下来的道光年间,天灾更是加剧:从道光元年到道光三十年,几乎每年都有水灾。至于旱灾、瘟疫等更不间断,中国进入了又一个自然灾害高发期。所有这一切,对于当时人口已经接近四亿,人均耕地只有一点九亩的清王朝来说,可见压力何其巨大。

连年的灾害,也加剧了道光年间的统治危机。清王朝财政收入锐减,各地民乱、民溃不断,罪恶的贸易加速泛滥起来,1835年时中国的吸食者就在200万人以上。经历粮食绝收又缺少赈济的云南等地,在1839年时“通省栽种罂粟之地甚多”。此时,距离战争,已经不远。

如果单看这些,可能我们会感慨晚清“运气太坏”。但这仅仅只归结于天灾?同样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哪怕面对“无夏之年”这样的灾难。嘉庆年间的清王朝,依然顽固坚持各种僵化的国策。清王朝的行政也极度低效。比如1812年时,新任江西巡抚就向嘉庆帝叫苦说,上一任巡抚未结的公务竟有六百就是多件。而到了道光帝在位时,各地的“冒赈”“谎报”都已成风,盛行。这样的清王朝,自然随着“无夏之年”的灾难,踩进落后挨打的泥淖。

如何面对历史的考验,如何面对自然的威胁,两百年前的无夏之年,留给今天的,依然有无尽警示。

参考资料:河森堡《进击的智人》、周小兰《气候—危机模式再探》、姚佳琳《1815—1817嘉庆云南大饥荒概况探析》、栗月静《低温改变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